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死者涉交通刑案家眷捐其器官遇阻 因不利法医鉴定

新浪新闻 2019-06-07 04:33:38

目前国内器官捐献不少源自交通事故身亡者。昨日,因交通刑事案导致脑死亡者亲属在广州遭遇“欲捐无门”,令他们疑惑不解:

为何会有捐不出去的器官?

目前,国内器官捐献不少源自交通事故死亡的人,然而,有些时候,却是经家属同意也捐不出去。昨日,在广州天河区武警医院ICU重症监护中心的病房外,欲为因交通刑事案件导致脑死亡的亲属进行器官捐赠的罗氏兄弟被告知“无法捐赠”,只因这并非一次寻常的交通意外。到底是什么挡住了器官捐赠的路?原本计划的器官捐赠又是否只能搁浅?

祸起“踩脚”

一番争执后,罗官锋被车撞飞

罗氏五兄弟,肇庆怀集人,除老二罗甲峰外,其余四兄弟都在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做装修工人。26岁的罗官锋是老大,来广州打工将近10年。两年前,罗官锋结婚以后搬出来和妻儿同住,另外三兄弟在白沙村居住。

11月20日晚,罗官锋与同乡莫立军等人来到钟落潭镇良田村梁德胜的档口吃晚饭,随后又把在宿舍的四弟罗乙锋叫过来。据莫立军回忆,饭后他们走出档口,罗官锋迎面撞上刚吃完饭走出来的陈某,不小心踩了陈某一脚。尽管罗官锋马上向陈某道歉,仍激怒了陈某。“陈某说了些非常难听的话。”莫立军说。之后双方口角升级,但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罗迎锋和莫立军骑摩托车离开,不料陈某等人开着两辆车尾随而来。随后,双方再起争执。待陈某离开后,跟随陈某而来的黑色小车突然发动,朝着罗官锋撞过去。“‘砰’的一声,我哥就翻上了小车的车前盖,”罗迎锋说,罗官锋紧紧扒住挡风玻璃,直到被小车甩到地上,当场昏迷不醒。莫立军称,罗官锋口、鼻等多处出血,“头部流了很多血,当时已经昏迷了,我们怎么叫他都没反应。”莫立军、梁德胜、梁剑胜等人亲眼目睹罗官锋被车撞飞的一瞬,都被震住了。罗迎锋称,“吵架的时候,他(陈某)就说后面那个车的人是他叫来的。”

捐赠“无门”

因案子未破,罗家人难捐器官

罗官锋被送到白云区竹料医院进行抢救,由于伤势过重,21日凌晨被转送到武警医院。

昨日上午,羊城晚报记者在医院看到,罗官锋正躺在武警医院ICU重症监护中心的病床上。主治医生透露,病人在11月25日已出现脑死亡,“哪怕是植物人都还有一线希望,但罗官锋由于脑部损伤过重,已经不可能抢救回来了。”

尽管悲痛,罗官锋的家属仍旧做出了将其器官进行捐赠的决定。老实的罗爸爸不会讲普通话,他托二儿子转告,希望把官锋的身体器官捐给用得到的人。

“希望可以为他做最后一件好事。”这是罗官锋妻子廖春梅的心愿,也是罗官锋的老父亲以及他的兄弟们的心愿。然而,已经与广东省红十字会取得联系的罗官锋家人却在昨日获悉,无法进行器官捐赠:由于罗官锋的案子尚不明晰,此后是否会涉及到法医鉴定等环节还不能确定,此时进行器官捐赠并不合适。罗官锋的家人被在场的法定器官移植机构告知,如果是死于普通的交通事故则可以捐赠,但如果是涉及刑事案件还未破案,仓促捐赠器官可能对案情不利,让罗家人考虑清楚后再签字。

捐还是不捐?继续等待交警处理结果是否会错过器官的最佳捐献时间,现在签署协议进行器官捐献,是否会影响尸检量刑结果?受害者家属考虑再三,仍不知如何是好。

疑问1 恶意撞伤案该由谁来受理

据罗家人反映,事发当晚他们拨打了110报警,钟落潭交警中队处理了此事。让罗乙锋填写了一份《道路交通事故处理联系卡》,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并让现场人员做了笔录。但到了11月27日,交警表示此事属于恶意报复,让他们到派出所报案。

罗家人称,他们多次到竹料派出所报案,要求受理此事,“但我根本就没拿到立案回执单,派出所说这是交通事故。”事情发生到底谁来管?如今,事发整整两周,肇事司机仍未抓获,罗家人心急如焚,“医生说大哥的伤情不稳定,随时可能死亡,而一旦死亡后超过一定时间,身体器官也就衰竭,这样也就无法捐赠了。”

疑问2 涉刑事案死者能否捐器官

针对刑事案件中受害者能否进行器官捐赠,确定捐赠后是否会影响法医司法鉴定的问题,记者咨询了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赠办公室李主任。

李主任称,没有硬性规定刑事案件的受害者不能进行器官捐赠,但由于罗官锋的死因尚有待查证。

“一般情况下,只要向红十字会表达无偿捐赠器官的意愿,都可以进行器官捐赠。也就是说如果是一般的交通意外或者并发脑出血死亡等,这种不需要法医鉴定,就可以进行捐赠。”

他强调,只有等到法医或者别的部门允许我们操作,才能与罗官锋家属签订器官捐献协议。“法医鉴定其实是给受害者本人和家属还一个公道或者是保障。这是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也是必需的。”

特写

2岁晓芸,还不懂“爸爸不在了”

在武警医院11楼,廖春梅紧握着她和丈夫的结婚证,等候在ICU重症监护病房外,探视时间一到她就冲进去看满身插着管子的丈夫。

“他每个月工资大概3000多,交2000块钱家用,”廖春梅告诉记者,自从两年前女儿晓芸出生以后,她就辞去了工作,专门在家里带孩子,丈夫负责在外打工挣钱,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清贫但很快乐。一个月前,公公才从怀集老家到广州来玩,“事发时三弟把我叫醒,拖到楼下才说我老公出事了,当时,我们都不敢让公公知道。”

谁也不承想到,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会在一夜间遭此变故。

“刚出事的时候,他就昏迷不醒了,但是我叫他名字,他就流眼泪。”回想起出事当天的情景,廖春梅泣不成声。“我恨那个开车撞他的人,”她说。她的身旁,还不懂事的女儿晓芸还在一个劲地找妈妈要糖吃,仿佛“置身事外”。或许,要这个天真的小女孩真正明白“爸爸不在了”的含义,还有很长一段日子。

交警回应

肇事轿车为报废车

正全力追捕肇事人

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昨日下午通报称:11月20日23时许,交警部门接到群众报警,称在白云区钟落潭镇白沙村校兴街17号路段,有一辆小车发生事故后逃逸,行人受伤。接报后,交警部门立即派出民警赶赴现场处置,协助将伤者罗某(男,26岁,广东省怀集县人)送往医院救治。

经初步调查,肇事小轿车为报废车。目前,伤者仍在医院接受治疗,警方正对该起事件作进一步调查,并全力追捕在逃肇事车辆和驾驶人。

他山之石

器官移植法医尸检

在香港可同时进行

据了解,机动车驾驶员身后自愿捐献器官,一直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

在美国,市民申请或更新驾驶执照时,如同意捐献,则会在驾驶证上做标记,并录入数据库。

而在香港,交通刑事案件中的死亡者,家属欲为其捐献器官,器官移植和法医尸检可同时进行,尸检鉴定报告为终审制,这就为交通事故死者捐献器官扫除了法律障碍。(记者 李雯洁 何裕华 实习生 张嘉)

www.sxbfjL.cn
责任编辑:肖媛媛
相关新闻

固原新闻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肖媛媛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wood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固原新闻网

固原新闻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